九牧是一家做卫浴行业的企业,九牧专注高端卫浴30年,是一家最传统的企业转向智能产业和健康产业成功的一家企业。九牧现在跟国家标准制定主导企业、制定国家标准100多项,连续十年销售行业第一,每年二位数增长,累计30年销售了15亿件。九牧从质量创新和科技创新来抓九牧的30年,我们也在三年前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百分之百使用九牧这个品牌,也很荣幸是2020年冬奥会鸟巢主会场独家供应商。九牧看到当前经济形势,我们认为不是周期性,而是结构性,更是全球性,中国的经济从增量亿经济逐步向存量经济转化。这也是九牧从传统向智能转化,技术进步是重新改变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利益分配的重要因素,中美贸易战我们认为核心是企业,如果中国有10家华为这样的企业,就不会有中美贸易战。技术进步让九牧的C2F实现技术进步、质量升级、成本降低、数字工业。九牧C2F智慧制造带来了产业技术突破,提高产业国际竞争优势,通过高质量发展真正实现全民的健康消费观的升级。
    在8年前有一个事件就是中国人到日本人去买马桶盖,8年前对中国制造的产品,就是我们国人对中国制造的产品信心不足,国产智能马桶盖质量低劣,技术落后,生产效率低,成本高,这些因素导致了国内到日本买马桶盖。但九牧历经这十年的突破,九牧的智能马桶核心技术质量可靠性我们掌握了智能芯片、传感技术以及净化系统核心部件。九牧的质量可靠性远超于国际标准,九牧的智能芯片体积比日本的缩小一倍。以及九牧在臀洗技术的温差比日本小一倍,所以这些也是九牧的智能马桶盖累计销量到今年是600万台,这些告诉我们国人可以放心的使用中国品牌的马桶盖,也可以说有九牧就不海淘。九牧智能核心的技术现已跟东芝、飞利浦等行业巨头合作。这些可以看出中国的智能制造是越来越先进。美国只做商业模式、产品研发,但是中国的企业这30年做的技术转化和制造效益,我们有我们的优势,美国有美国的优势。九牧总结了一套C2F智慧制造的模式出来,我们自己认为九牧工业1.0就是制造产品自动化,九牧的工业2.0是制造检测自动化,九牧的工业3.0就是制造物流自动化,九牧利用空中、地上地下,比如我们的产品如果重的时候就需要地面,如果物流很繁杂或者很多,可以地下,所以这些也真正实现自动化的物流模式。九牧工业4.0就是制造物联数字化,九牧C2F智慧制造用户数据直达工厂、直达供应链,把一个过但从过去三天的时间缩短到一小时的时间,所以这也实现了一小时设计好,24小时寄到,实现零库存生产模式。就是用户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我们现在是生产卖给消费者,这样就会产生大量的库存,九牧实现了从设计、技术、品质和售后,比如消费者只要在支付宝支付来实现物联连接,这些最终就是实现真正构建以用户为中心的智慧制造新模式。
    这里有一个案例,就是九牧C2F智慧制造比传统制造降本40%。不仅在安全生产,更重要是制造效率的提升30倍,制造人员节约500人,制造能耗下降50%,智慧制造自动检测效率提升百分之百,以及自动无赖比传统物流土地节约50%等等,九牧的智能马桶过去传统制造成本要1500元,现在的智慧制造只要900元。实现中国4亿户家庭之梦马桶1999元全民普及,中国4亿户家庭物×1999元=市场体量8千亿。
    下面介绍一个模式,我们可以看日本的电装,日本电装提供了电子系统以及发动机系统,掌握了核心技术,也吸引了丰田、凌志、本田、日产等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厂商在周边投资发展。我们也可以看看福建的宁德时代模式,它有提供新能源汽车商用出能电池和动力,掌握了储能核心技术,研发和制造位居世界第二,吸引了上汽、广汽特斯拉等新能源汽车厂商在宁德投资建,说明产业核心的技术掌握是掌握行业的发展。如果我们把九牧的智能马桶的核心技术掌握在泉州,就意味着九牧在核心技术领域我们也跟宁德时代跨界联合研发,比如储能机器人洗澡,储能马桶盖。如果用储能的技术,一个电子用一年,这样有解决安全的问题以及安装的问题。我们也跟飞利浦合作,吸引全球智能产业到泉州来投资兴业,力争成为国家级的智能核心产业。这些主要是九牧在这十年的发展的“六创精神”。
    第一是质量创新。九牧在十年成立了质量技术研究院、安全质量研究、模具寿命研究院、能源节约研究院、质量筛选工厂和质量数据管理系统,这些才是真正解决我们质量从前端去策划去研究去实验,才可以实现我们的质量可靠性。
    第二是科技创新,九牧在全球有30家研究院,60个转化中心实验室,2000多名优秀专业技术创新人才,特别是在博士和专家,每年都要有按比例的要求引进和培养。九牧现在有储备一代、研发一代、开发一代,我们跟华为联合5G卫浴等,九牧在全球跨界合作以及技术这种演变升级。我们何以看i9pro为智能马桶,智能马桶不仅是过滤净化,更重要是360度杀菌。还有智能浴室柜。
    第三,研发创新,智能淋浴花洒,核心是5G卫浴智能物联,晚上要洗多少温度,洗多长时间就可以在设定。
    第四,营销创新。这个方面就不多讲。
    第五,人才创新,就是人才的培育和管理。
    变革很痛苦,不变革更苦,企业变革应该主动适应市场变化,变革要把合适的们放在合适的位置,也是组织变革成败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