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观点:
要提升制造业产业链水平,应实施“突破工程”,突破“卡脖子”技术,发展战略必争产业;实施“短板工程”,补强工业基础技术和关键装备;实施“卓越工程”,做优做强新兴产业和优势产业,要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全面推动制造业技术创新转型升级,实现制造业产业链的整体提升,促进我国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制造业集群化是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的必由之路,也是提升区域经济竞争力的内在要求。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应优选若干产业,开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试点。在京津冀地区、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地区涌现出了一批产业基础好、创新能力强、体制机制活的产业集聚区,具备了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的基本“动量”。应选取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产业,在产业主管部门的指导下,发挥地方积极性、主动性,有序开展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试点。通过有计划引导,发挥市场主导作用,形成若干在技术创新、产业实力和品牌效应方面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今天我报告的题目是“提升制造业产业链水平,加快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他在2019年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强调,要根据各地区的条件,走合理分工、优化发展的路子,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完善空间治理,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要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打好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攻坚战。会议强调,要打造具有战略性和全局性的产业链,围绕“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支持上下游企业加强产业协同和技术合作攻关,增强产业链韧性,提升产业链水平,在开放合作中形成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的产业链。这也是我今天要报告的题目,就是“提升制造业产业链水平,加快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一,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号召,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建设制造强国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战略。十八世纪中叶开启工业文明以来,世界强国的兴衰史和中华民族的奋斗史一再证明,没有强大的制造业,就没有国家和民族的强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我国提升综合国力、保障国家安全、建设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要求把建设制造强国战略放在今年各项工作的首位。
    习近平总书记在各地考察时多次提出,比如今年4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时指出,要坚定不移推动高质量发展,扭住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把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快构建市场竞争力强、可持续的现代产业体系。前些时候习近平总书记在郑州考察调研时指出,中国必须搞实体经济,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自力更生是我们奋斗的基点。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现在制造业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但要继续攀登,靠创新驱动来实现转型升级,通过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在产业链上不断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一定要把我国制造业搞上去,把实体经济搞上去,扎扎实实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因此,坚定不移发展先进制造业,推进制造强国战略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基础和主要支撑。
    这次中美贸易战,美方的矛头直指中国制造2025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它意图就是要将中国制造业摁在世界产业链中低端。中国制造业要由大变强,要走向世界产业链中高端,击中了西方垄断集团的要害,这场斗争势不可免。这是一场贸易战、科技战、经济战、政治战,也将是一场持久战。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历史的必然。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人民一定能取得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习近平总书记在5月21日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国仍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面临的国际形势日趋错综复杂。我们要清醒认识国际国内各种不利因素的长期性、复杂性,妥善做好应对各种困难局面的准备。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抓好实体经济,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
二、加快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1、我国制造业产业链发展水平及现状
    首先我国制造业具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条。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指出,我国制造业规模居全球首位,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世界500余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余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如钢铁、汽车、手机等。
    第二,我国制造业整体处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2019年,工程院对26类有代表性的制造业产业进行国际比较分析,分析结果显示,我们的世界先进产业有5类,分别是通信设备、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输变电装备、纺织、家电。我们有世界先进产业6类:航天装备、新能源汽车、发电装备、钢铁、石化、建材;差距大的产业10类:飞机、航空机载设备及系统、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机器人、高技术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节能汽车、高性能医疗器械、新材料、生物医药、食品。差距巨大的产业5类:集成电路及专用设备、操作系统与工业软件、智能制造核心信息设备、航空发动机、农业装备。
    第三,我国制造业产业链60%安全可控,存在严重的“卡脖子”短板。2019年,工程院对26类有代表性的制造业产业开展产业链安全性评估。评估结果显示我国制造业产业链60%安全可控,部分产业对国外依赖程度大,其中,6类产业自主可控,占比23%,10类产业安全可控,占比38.5%;2类产业对外依赖度高,占比0.77%;8类产业对外依赖度极高,占比30.8%。
    与此同时,产业链“卡脖子”短板也开始暴露,如集成电路产业的光刻机、通信装备产业的高端芯片、轨道交通装备产业的轴承和运行控制系统、电力装备产业的燃气轮机热部件,以及飞机、汽车等行业的设计和仿真软件等仍需进口。产业基础能力弱,部分领域核心关键技术受制于人,存在“卡脖子”隐患。
     2、提升制造业产业链水平的主要措施
    第一是补链,实施“突破工程”、“短板工程”。对于那些“卡脖子”的关键技术,比如高端芯片、核心软件、关键材料等,和直接关系到国防安全、经济安全的战略必争产业,比如5G、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建议实施“突破工程”。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和体制优势,发扬“两弹一星”精神,倾全国之力集中攻关,由国家制造强国领导小组直接领导、统一指挥,实行特殊状态下的特别创新政策和产业政策,力争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突破“卡脖子”技术,发展战略必争产业。这里我们区分了卡脖子技术和短板技术,卡脖子技术就是人家已经抓住你的脖子,只要一用劲就能把你置之于死地的技术。
    首先我们建议要实施“短板工程”,补强工业基础技术和关键装备,集中力量攻克“短板”基础技术,如基础元器件和零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基础软件和开发平台等;集中力量攻克“短板”关键装备,如工作母机、电子制造装备、智能检测装备等。组织有关部门,梳理出关系到国计民生、国防安全的“短板”基础技术和“短板”关键装备,中央地方联动,国企民企齐动员,力争在较短时间内补上“短板”。
    第二我们建议要实施“卓越工程”,做优做强新兴产业和优势产业。首先培育世界领先产业。一是巩固提升我国通信设备、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三大产业的世界领先地位。二是着力提升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新能源汽车三大产业,努力赶超世界最先进水平。三是做优做强纺织、家电、钢铁、石化、建材五大传统优势产业,培育成为世界领先产业。四是着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装备、农业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努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同时要特别强调,创建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这个我待会儿会具体讲。培育世界一流大企业,大企业是维系产业体系和产业链的骨干力量,是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支柱。到2035年,培育出50家世界一流的大企业。这些企业能够在国际资源配置中占据主导地位,引领全球行业技术发展,在全球产业发展中具有话语权和影响力。同时培育“专精特新”冠军企业。引导中小型企业走“专精特新”道路,到2035年培育出3000家“专精特新”冠军企业。这些企业能够持之以恒,深耕于基础零部件、元器件、材料、工业软件等细分领域,拥有一流的产品质量、创新能力和人才团队,市场占有率位居世界前列。
    最重要的,我们刚才说了,有突破工程和短板工程,有卓越工程,当然对于普遍而言,整体来说,我们要使得整个制造业从产业链的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实现整体提升。从产业链中低端走向中高端,这是我们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最核心的一个目标。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全面推动制造业技术创新转型升级,实现制造业产业链的整体提升,促进我国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制造强国战略实施四年多来,智能制造工程得到广大企业的积极响应,需求强劲。我们要加倍珍惜“需求”这一宝贵资源,充分发挥需求对产业升级的拉动作用。建议在全国深入持久推进智能制造,常抓不懈,并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所亟需的装备、软件和系统集成等产业的蓬勃发展,使智能制造成为企业转型升级的强大动力。
三、培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要求,要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什么是制造业产业集群,里面有一个定义,制造业集群的发展水平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地区产业的发展水平和竞争力。制造业集群化是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制造业向中高端迈进的必由之路,也是提升区域经济竞争力的内在要求。因此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要形成特色,形成优势,以特色取胜,以优势取胜。
    这里有一些比较典型的案例,大家最熟悉的就是硅谷,硅谷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形成了特色。在中国我们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武汉光谷,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产业特色和产业优势。
    我们今天在宁波开会,在前一段时间,宁波市委市政府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也召开了全市的制造业发展大会,在会上明确提出了宁波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从产业实力看,宁波的家底非常好的,宁波也创新了一些体系,从区位优势来说也有自己的优势。这批‘四梁八柱’构筑成功后,将为‘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提供有力支撑。实际上宁波这次246万千亿产业集群在这四方面都做了很好的布局。
    建设“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要坚持产业提质扩量与关键核心技术零部件攻关两条战线一体推进。具体要抓好六方面工作:一要优化空间布局。二要强化项目支撑。三要增强创新实力。四要做强产业链条。五要推进融合发展。六要开拓内外市场。
    所以对全国而言,我们要学习宁波的经验。按照十九大的要求,在制造强国战略当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加强产业布局,要实现基础的高端化产业集群的布局,所以要优选若干产业、开展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试点。
    在京津冀地区、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中部、东北、西部地区涌现出一批产业基础好、创新能力强、体制机制活的产业集聚区,具备了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的基本“动量”。应选取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产业,在产业主管部门的指导下,发挥地方积极性、主动性,有序开展培育先进制造业集群试点。通过有计划引导,发挥市场主导作用,形成若干在技术创新、产业实力和品牌效应方面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这就是我今天的报告,谢谢大家!